双色球开奖结果:第一百三十六章 隐瞒之事

作者:仪惜流殇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龙江11选五任选基本走势 www.mif5.com 推荐阅读: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黑龙江11选五任选基本走势 www.mif5.com ,最快更新上神难求最新章节!

    侧眸瞄瞄,偏要勾起他的情绪。莫问这人就是太稳了,很少有什么能让他的神思动荡。

    “我也没说什么!”忽而盘手,在他面前做了一出不急不慢之状。

    “你还说不说了!不说我走了!”

    余光继续扫扫,果真,就只有尚卿凝的事,能使他感受汹涌翻腾。

    早表现出来,不就没有这般复杂的事了嘛!倘若,他真跟尚卿凝稀里糊涂的成了亲,看他以后怎么办!

    接不上话,就只会踏步行去。从他的视线中,气呼呼的离开!

    霍景腾无奈撇嘴,看在是自己兄弟的份上,便只能包容了!

    “回来!我还没说完呢!”这小子脚下是停了步,可也未回头。是等着他反身走过去了?走,他走!“你就不能别这么着急吗?慢慢地说两句话不行吗?”

    “有事!也没我跟你说话重要!”他还能有什么事!无非就是四处转转,帮爷爷跑跑道!哪里有他们兄弟聊天重要!整日整日的抓不到人,好不容易遇了他,怎能不拉着说上两句!“我跟你讲!你若想跟卿凝在一起,就必须把你身上的毛病给改了!”

    “我有什么毛???”

    “不爱说话!老实巴交!一点「花花肠子」都没有!哪个女孩子会喜欢你……做人得厚道,但也不能太「厚道」!这姑娘家家的都是得哄的!”霍景腾落了一副老奶奶状,苦口婆心的对着他说了一大段,奈何人家只作呆呆瞪眼,愣是一点没入心。

    “你这说你自己呢?”莫问瞬时瞥眼,上下打量!“有些不明白了!为何依依就喜欢你了!”

    “我有什么不好!”明明在教育他,怎么又拐到他身上了?

    还有那眼神,可真是落满了嫌弃!

    “你总这样!毫无安全之感!难怪依依让我替她监督你!”

    “不需要你监督!我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是??!就是两只眼睛老实不来!”

    “我现在在说你呢!”

    “不需要你教!我自己也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

    嘿!好心当成驴肝肺!这小子也变个性了!甩了话,就又迈步!

    “你上哪去?”

    “办事!”

    “办什么事儿那么着急!”

    “办你跟依依的事!再晚点,只怕好的都被别人挑走了!”

    “我跟依依?你去帮我跟依依买,买……”瞬间卡喉,不知状况。

    莫问终回头,无奈甩眼,“霍爷爷让我帮你跟依依去买些婚宴所用的东西!毕竟在寻仙那次,也是我准备的!”

    “爷爷已经给我们挑好日子了?”不禁小声喃喃,还以为他整日闲的忘了呢!“你怎么不早说!”这音色要比方才大了很多,只因思绪高扬,一时间没稳住。

    莫问忽而扯笑,“我本来要说的!可你说,什么事都没咱俩说话重要!”

    拌嘴!自己给自己耽误事!

    “行了!行了!你赶紧去!要挑最好的!一切以依依的喜好来!”

    “你放心!你想买你喜欢的!我还不挑呢!”

    猛收薄唇,紧抿不张。这兄弟处的是可以了!倘若怀里有某个物件,必然朝他身上狂甩而去!

    得!他还是进去找爷爷说两句话吧!

    一脚迈入屋内,发现里面甚为安静!霍景腾疑惑拧眉,“不该吧!莫问才刚刚离开!爷爷就出门了?”他俩堵在院门口可是说了好几句话!即便爷爷出去,也能看得见吧!“爷爷!爷爷?”

    房间内依旧没人回应!

    霍景腾踮着脚尖的行走,四面皆有看尽,却仍不见爷爷的影子。也没发现他在院子里晃悠呀!这人怎么就平白无故的从房间里消失了?

    “有暗门!”除此以外,再无其他可想之处!总不可能摇摇袖摆,运用法术窜去哪里吧!

    寻仙再三规定,在外不得轻易动用法术!爷爷身为老仙尊,断不会随随便便破门规!

    霍景腾围着房间内又转了一大圈,时而抬手瞧瞧,时而伸手挪挪。

    此间,幸亏没有来人看到,这般小心谨慎,忽觉有些傻傻呼呼!

    迈步至床前,突然将视线移到了一个高立的煤油灯架上?;艟疤谝涣闷娴奈ё潘撕眉溉?。从不曾见过这么高的灯架,这家伙的高度,得至自己的下巴处。

    这玩意儿颜色呈绛红,外层似涂了一层釉,看上去光滑透亮,应是上好的木材所做。

    不禁伸手托去顶端圆盘之下,那圆盘惊如手掌一般大小,光滑的表面美观极了。

    本是想低眸仔细的瞧瞧,却忽然觉了手间滑动。

    那圆盘居然能轻轻挪移?

    咔哧一声,突觉,是于身后传来。

    霍景腾迅速的回了头,可见眼前依旧是整齐的床榻。伸手在被褥间拍打来去,左左右右,上上下下,他将能够触及到的地方,都敲了个遍!

    奈何仍是没有发现任何可寻之处!

    只得于一声叹息后,坐在榻前,再冷清的好好想想!

    片刻,他忽而揪紧眉头,俯身撩开床边布帘。霎时,便见地上落了一处延伸而下的密道。

    “原来,在这!”

    ————分割线————

    梁子衿受了魔尊的重击,又吞了魔尊给的药丸。怕是在郊外阴冷地段养伤,不好康复。

    南宫枭只得将她偷偷带回了镶灵城城府,此间巡视的人很少,大多是在城府之外,故而把一个人藏于府内一至两天,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醒了!要不要吃些东西!”

    梁子衿睁开眼,最先看到的画面,是他在房间内四处行走,抖着大袖,忽而抬头,忽而弯腰,似在找着什么宝贝的物件!

    见了她苏醒,才摆摆袖袍到了她的身边坐下。

    还真是可笑极了!听他问出这句关心的话,开始竟还有着丝丝感动!

    昨夜,若不是黑衣突然改变了主意,她已是在他手里,死过一次了!

    “放我离开!”

    昨个,他对她说了好几句四字冷言,她如今这是要还给他吗?

    “你身上有伤,挪动不得!先在此好好养着吧!”

    “你是怕我离开,使你没办法像那个人交代!”

    忽觉体内一股大气翻腾不停,南宫枭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怎能对他如此冷言?

    “你就这样想我?你断定,我昨日不会救你?你断定,我对你只剩绝情?”

    她不回话,仅是睁着一双大眼,看着顶处的床纱。

    有些事,不愿问清,只因心中已经遍体鳞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