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选五369每天赚一千:第四百二十二章 新的征程

作者:蒙着面的Sama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黑龙江11选五任选基本走势 www.mif5.com 推荐阅读: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黑龙江11选五任选基本走势 www.mif5.com ,最快更新请回答火影最新章节!

    夜色到了尽头,而在沉睡的天空彻底苏醒之前,又有像是暮色的朦胧微光徐徐不散,尤其是身在终结之谷高处的人们,视野往下的大地一览无余,世界仿佛笼罩了一层青蓝色的面纱。

    禹小白眼前杵着去而复返的打牌二人组,他朝着对方呵呵不自然地笑了两声。

    刚才的事,肯定要费一番口舌。

    “可以啊禹白,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我们兢兢业业地在四周查看搜寻,而你却偷偷背着我们在干这种事!”迪达拉叉腰横眉,貌似怨气不小地十分看不惯地说道。

    “不是……”

    “禹白,你特意带我们来到火之国等候数日,就是为了做这种事吗?”蝎在一旁也搭腔了,神态保持三无,冰冰冷冷的。

    我也没让想让你们过来,说了是私事很无聊的,是你们自己要来的吧……心底的腹诽自是不能说的,禹小白无可奈何地按住两个人,“哎都什么跟什么啊,你们误会了?!?br />
    他一副语气真挚,说道:“其中有许多原因,不是你们想得那样的?!?br />
    前文提到,禹小白因为随着夜晚的流逝而没等到真衣,便不放心地动身检查,那时的蝎和迪达拉见队长走了,牌少了一人也打不下去,就只好顺势担起了另外几个方向的搜查任务。

    结果真有所收获,今晚根投入的力量重视到过头,不止一个小队的人数分布在北部森林,然后那些倒霉的其他根成员就被蝎和迪达拉逮住了,享受主角待遇地领略了昔日晓“不死二人组”的威名。

    不是打牌。

    之后就是微妙的场景,收工回来的他们恰巧看见了一位娇小可爱的女孩抱着朝名禹白作势亲吻的一幕。

    “胡说!”听着禹小白的解释,迪达拉拨浪鼓地摇头瞪眼,“什么误会,我都看到了!之后你们……”

    为了验证自己所言不虚,迪达拉两只手摆了个蜻蜓点水相碰的姿势,冲禹小白挑衅地扬了扬下巴。

    “……”禹小白不禁沉默,这时候对方的冲天辫造型的金发就感觉有些欠扁了,他见蝎也是很笃定的架势,说道,“你们不是走了么?”

    “不好意思,没走远?!?br />
    眼皮跳了跳,禹小白按捺住躁动的心情,先心平气和地跟对方解释了一遍,将自己和真衣的关系和情况大致说了。

    “哦这样啊?!钡洗锢缘没腥淮笪虻难?,手里还拿着那摞牌有韵律地一下下拍着,思考说,“果然,想不到你是这种人,朝名……”

    你的脑回路根本没有动对吧?禹小白一把夺过扑克牌,摁住迪达拉的碎嘴。

    还好蝎终究是通情达理的,成熟冷酷的他只是顺便随着小弟迪达拉作势一会而已,他看着禹小白,说道:“既然话说回来,比起在这和我们解释,你现在应该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吧?!?br />
    语毕,蝎目光投过一边。

    泛光的天际缓缓地凝结着,黯淡的光线垂落下来,把终结之谷里的瀑布溪流映照出轮廓,顶部宽阔石地的边缘,一个女孩孤单地坐在那,抱着双腿望着远方。

    黎明的气温依旧很低,这样冷意的画面配合背景,仿佛才是冗杂夜尽后的色调。

    氛围会感染,迪达拉瞅着两头,正经了些说道:“蝎哥说的没错,不管如何,禹白你要是不做点什么,可就有点像艺伎花楼里的那些事后翻脸不认……”

    两道射来的视线让迪达拉终于闭了嘴,这回蝎帮忙站在了禹小白这边。

    叹息一口气,懒得理会狗嘴吐不出象牙的迪达拉,禹小白不再和二人交流,打了个手势,向女孩走过去。

    他并非没有做什么,当真衣结束了那充满勇气和义无反顾的举动,禹小白经历了惊讶懵逼慌张等多种情绪之后,他是有好好地对女孩阐明。

    对方表现出的任何一面都真情意切和动人肺腑,可即使如此,该拒绝的还是得拒绝。

    当然禹小白的阐明,在这种时候,对女孩来说肯定难以带来丝毫安慰。

    所以会有真衣坐在角落的画面,各自分开静一静,或许会让情况得到改善。

    正面就是一片鱼肚白的天空,朦胧的暗光里,一切都像迷离到了天马行空,人物的脸庞也显得端正美好。

    禹小白坐到了对方的身边,一起在石头上体悟清冷的晨风,没有说话。

    真衣抱着腿,头像是埋起来,露出眼睛看着天边,无动于衷地感觉到多出来的气息,甚至因为这个刚刚告白失败的特殊来人,而条件反射地想要躲避。

    咯吱,女孩稍微往旁边挪动了一下,碰到石子后又马上小心地停下来。

    动作和气氛至此就定格到这处,两人显得非常无言。

    不知道过了多久,真衣小声说道:“对不起?!?br />
    禹小白偏了偏头,“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br />
    “刚才不该那样,让其他人见笑了,各种事……”

    “是不是搞反了?好像由我来说才对?!庇硇“锥⒆哦苑街桓衣冻鲆徊糠值哪源?,印象里的柔软善良并没有随着时光的流逝而逐渐失真,反而愈加显得熠熠生辉,“你都这么好说话的啊,在村里不是要被人欺负的?”

    “没有,都是我欺负别人?!闭嬉锣止镜亟拥?,“我知道什么时候讨好,什么时候……”到后来,声音还是越来越低下去直到听不太见。

    复是一阵良久的安静,禹小白面朝露出了浑圆体态的一朵朵飘来的棉絮白云,深吸口气,伸出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没事的,我过来就是为了看到真衣你,和你这样对话才来的?!?br />
    “嗯?!?br />
    真衣轻轻嗯了声,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明白了。

    她那积存了好几年的想法困惑,懵懂纯真的情感,在昨晚刹那决定的告白里升至强烈,也和尽头天空上亮起的晨曦一样,将爬到尾声的黑夜极其短暂地消融结束了。

    宛如飞蛾扑火的爱情,明知前方重重叠叠,高墙厚筑,她还是觉得应该在最后时刻飞一次,飞过去和不过去,起码都不会在最后追悔莫及。

    有些沉重的伤心,也有些让人感到挫败难堪的可笑,于是真衣埋头缩起来,她那飞蛾扑火的爱情,一点都不出乎意料。

    她是怎么想的呢?

    手指攥着自己的衣服,攥了很久的时间,渐渐地变得松懈下来。

    真衣转头看了看禹小白,微光正打在对方的脸上,想必彼时的晨光正同样打在她的脸上。

    其实仅仅是这样的光阴,已经十分美好了,犹如小时候咸腥味的海风吹不厌的沙滩,屋子前她也是坐在对方的身边。

    “禹白君……”

    她轻声开口,头一次用了特别严谨深情的称呼,在男人惊讶疑惑地看来时,真衣说道:“谢谢你?!?br />
    禹小白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回事地难办起来,“哈哈,这又有什么好谢的……”

    “以后我们还会一直在一起的对吧?”

    真衣说道,然后注意到对方脸上略一闪过的踌躇,意识到歧义,顿时面红耳赤地补充说,“当当然,不是男女的那种了!就只是……字面上的意思?!?br />
    手忙脚乱的掩盖解释,声音表情正常地有活力,这是恢复差不多了吧?禹小白想着,郑重地点点头,“肯定的,放心吧?!?br />
    “那就这么约定好了?!迸⒄寡找恍?。

    禹白哥哥把她当作妹妹,一直以来的认知相处,真衣自己是知道的。

    然而,陪伴和长情的方式不只有一种。真衣摸了摸嘴唇,今年十五岁的她刚走在忍者生涯的开端,战斗经历了些,没喝过酒,体验过了喜欢一个人的滋味,青葱的时光如寻常般的留下了很多弥补不了的遗憾,青葱的时光也只是悄然地启了个头。

    唇间的感觉萦绕不去,她回想着方才初次或许也会铭记一生的体验,庆幸自己做出了选择。

    这就够了。

    ……

    两人坐在一起,感知着呼吸心跳,想通的真衣心境随之坦然,她吸了吸鼻子,揉掉生涩的眼睛,面孔变得富有生气。

    淡淡向侧边瞄了眼,她看到两个造型奇怪谈吐奇怪的人暗中观察着这边,并拼尽全力装作没观察的样子。

    “那两个人,是晓的成员吧?!闭嬉挛实?,她其实很早就认出了迪达拉和蝎,不过因为中途冒出来的原因,以及对方不存在敌意,就暂时没顾上,“禹白哥哥你还和他们混在一起?”

    “混”字用的耐人寻味,禹小白倒没有在意,他同样顺着视线看过去一眼,唰,十几米外的二人瞬间转回头,认真地低头做事情,显得很忙碌。我没有看戏,我没有看戏……

    嘴角勾起,禹小白笑道:“他们已经不是晓了,现在刚净身出户?!?br />
    接着,他就把自己对于对方二人的打算和新小队的成立大略叙述了一遍。

    “禹白哥哥你退出晓组织了啊,太好了?!闭嬉卤砬橛行┚?,非常赞同这种不通知领导式的跳槽,“我就知道你不会和他们同流合污的?!?br />
    Emmm,禹小白暗暗擦汗地忽略掉女孩奇怪的认同。

    “那既然是自由身份……不可以回到村子里来吗?”想到什么,真衣小心翼翼地说道,“其实村子对禹白哥哥的态度并不是很差,叛忍的身份……”

    作为喜爱自己村子的木叶忍者,同时站在禹小白这一边的真衣,第一时间撇开其他不利因素,想到这些是合乎情理的。

    但禹小白只有摇摇头,平静地说:“一些事一旦变了,就复原不回来的?!?br />
    有关身份的事不是简单的进行下判断,或是一句话就能尽善尽美了,在眼下的关头,也没有足够支撑的必要。

    两人都有明辨的认知,真衣很快明白自己说的太武断,心急了点,她嗯了声,鼓嘴起轻快地越过话题。

    “对了,那队伍的名字是叫‘破晓’对嘛?”

    “是的?!庇硇“琢巢缓煨牟惶?,说道,“我取的,很有意境吧?!?br />
    聪慧的女孩少顷就懂得了其中的含义,她眼珠子转了转,“既然队长是禹白哥哥,要不我也加入吧?!?br />
    禹小白怔了下,“啊,可以吗?”

    “不可以吗?”

    他皱起眉望过去,就听对方辦着手指,似是经过考虑地说道:“加入破晓和我是一名木叶忍者好像没有什么冲突吧?!?br />
    “……呃,暂时是没的?!庇硇“兹缡邓底?,小队初建,规则没有条条框框,以后也不会有,看似真衣的加入很不和谐,但只是因为目前队伍里的成员“前科”记录不佳,而这种问题如今是没有的。

    “所以说嘛。我也不一样要跟队啊,可以在暗处支援?!闭嬉卵劾锷了缸帕槎墓饷?,“那就这么说定了?”

    “喂喂,哪有这么随意的?!庇硇“撞宦厮档?,然后气势却弱起来,貌似他们是挺随意的,不管是商讨的时候,还是平时……

    真衣会加入自己这支草草队伍的事情,就如此莫名且理所当然地突然来到禹小白等人的面前。

    起初确实需要人手,特别是禹小白在以后并不会常来忍者大陆的情况下,从应聘的角度来说,一名擅长感知和医疗、年轻有为、忠诚度可靠、潜力巨大能给队伍带来帮助的忍者,同样是没有不答应其加入的理由。

    而当禹小白半开玩笑地向蝎和迪达拉意见询问,毕竟是组内成员,为了体现队伍的公平公正,还是需要象征性一下地考虑到他们的感受的。

    认真地将真衣介绍给两人,禹小白尽量客观地进行各项评估,最后沉吟地发问。

    “你们觉得她加入怎么样?”

    “挺好的啊,多个打牌的,没你也能玩?!?br />
    “……”

    蝎和迪达拉宽容无所谓的心态使禹小白稍微头疼了下,但转念一想,二人就是这般的性格。

    由此破晓小队多出了一名预备队员,在不可预知的未来,他们或许会发出令世人瞩目的光和热。

    打牌二人组开始和女孩热情地打招呼了,互相自我介绍,一本正经地谈了宗旨谈冷酷拉风的过去,随后声情并茂地拿起扑克牌……

    禹小白看着面前交流的人们,入队欢迎仪式应该…算是友好吧,他看着怪异又亲切的他们,蝎和迪达拉见对方对打牌的兴趣不大,便兴致斐然地继续拿出了傀儡和黏土,小妹妹炸弹和人体研究了解一下……真衣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不断朝他这里投来求援的可怜眼神。

    看着他们,禹小白的心里缓缓地感慨,仿佛有一株发芽滋生的绿植,闪着充满可能性的希望。

    蓦地,他觉得脸上痒痒的,低下头去摸,原来是一束阳光。

    天空的破晓从山的那边冲破出来,壮阔的朝阳发出了光亮。

    早晨刚到来,万物苏醒。

    ——他所到过的这片大陆开始了新的征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